首页 >民生杂谈

李开复黎万强张良伦三代中国企业家眼中的新

2018-08-05 19:04:39 | 来源: 民生杂谈

李开复、黎万强、张良伦,三代中国企业家眼中的“新商业”

摘要:历史是一出没有结局的戏,每个结局都是这出戏的新情节的开始。

三代同台:历史是一出没有结局的戏

荷兰人彼得海尔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历史是一出没有结局的戏,每个结局都是这出戏的新情节的开始。

2005年7月,李开复决议辞掉微软全球副总裁,加盟谷歌去做梦寐以求的搜索业务时,做梦也想不到会被昔日对他青睐有加的比尔盖茨告上法庭,陷入长达半年的诉讼泥潭。

所幸,李开复最终走出了诉讼阴影,赢得了自由,实现了回到中国做搜索业务的梦想。

那一年,比李开复小了整整16岁的广东小伙黎万强,正在金山软件公司埋头做产品开发。在金山公司近10年的时间里,他参与了金山毒霸、金山词霸、WPS Office等多个知名软件项目,是国内最早的人机交互界面设计专家及领军人物。

2005年的IT男黎万强一定想不到,5年后会和一个叫雷军的人一起创办一家叫小米的公司,并做成中国制造业的领军公司。

同样是2005年,出生于四川年仅19岁的张良伦正在读大学。他外表看起来与其他工科学生没什么差别,但内心深处却暗暗种下了一定要创业的梦想。在校园里,他倒腾各种数码电子产品卖给同学,赚取差价。

张良伦一定想不到,2014年他创办的母婴平台贝贝上线后,短短几个月后,月销售额就突破亿元大关,并获得IDG资本、高榕资本、今日资本、新天域资本、北极光等数亿美金的风险投资,他还被投资人徐新称为在他身上,放佛看到了刘强东的影子。

李开复,黎万强,张良伦,分别出生于上世纪60、70和80年代,是三代企业家精神的代表人物。

12月12日,寒冬中的北京,在36氪举办的WISE2017新商业大会现场,三代企业家站在了同一个舞台,畅谈对新商业的看法。

这次交集让看似并不相干的三个人走到了一起,成为观察中国商业变迁和时代精神的窗口。

新商业:从OMO到品牌人格化、重塑边界

大病初愈的李开复仍然是中国创新创业领域的导师级人物,他在微软、谷歌和创新工场的工作与投资经历,他横跨中美的宽阔视野,都让他的思想和洞见被中国创业者们所期待。

李开复这一次将他对新商业的阐释放在了OMO上,也就是线上与线下的融合。在他看来,新商业的未来将因OMO而改变。

电商之前的时代,整个互联只占经济的百分之几,到了电商时代可能占了十几甚至二十,在O2O时代线上的生意影响整体经济达到30%。李开复说,还有70%是纯线下的生意,创新工场的观点就是在未来的10年剩下来的70%会完全线上化,线上线下会打成一体。

支撑李开复这个判断的因素主要有四点:一是移动支付的普及

李开复黎万强张良伦三代中国企业家眼中的新

,二是线上+线下的流量获取成为新趋势,三是真实世界的数据化,四是AI最终将带来全自动化。在他看来,这四点将最终导致OMO时代的来临。

曾出版过关于小米的商业畅销书《参与感》的黎万强,2015年年底在小米遭遇被看衰的低谷期重新归回小米,掌舵小米的品牌营销。在36氪的大会上,黎万强对新商业的理解紧紧围绕着小米来谈。

黎万强说,如今大家都在提人工智能,会给人一个错觉:未来的世界越来越冰冷、数据化。而他会从反面来看这个事情,因为大数据,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一个企业做产品,做公司的时候,会越来越了解用户想要什么,跟用户越来越近。

黎万强对未来的判断是,一个公司要成功,应该要让他的品牌越来越人格化,越来越有温度化,要跟用户越来越近,不要冷冰冰的,应该有相应的颜色,这样的公司才能够很好的存在。

被看做下一个刘强东的80后创业家张良伦最年轻,却展现出了年轻一代雄心勃勃的行动力和颠覆性。

在母婴圈摸爬滚打3年之后,在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的大浪潮下,张良伦带领贝贝开始升级,重塑边界。

张良伦提出贝贝要做新母婴。简而言之,就是要以贝贝在大数据、运营等多个方面的实力,整合整个母婴上下游产业链,从购物、育儿、亲子、早教等多个方面入手,给母婴人群一套完整的育儿解决方案。核心仍然是母婴,但产品和服务的边界在拓宽。

共识:进托邦+消费和产业升级+线上线下融合+人格化与心智之争

美国科技思想家凯文凯利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进托邦。

进托邦中的进(pro-)来自于进程(process)和进步(progress)。凯文凯利认为,反乌托邦和乌托邦都不是我们的归宿,进托邦才是,也就是说我们将永远处在进步和进程之中。

李开复、黎万强、张良伦分属三个不同的年代,年龄依次相差十岁左右,他们所处的行业和角色也不尽相同,人生阅历更是有很大差异,但从他们对新商业的理解上看,依然可以找到明显的共识。

首先是对进托邦的共识。从他们的发言中,不难感受到对时代变迁、商业变化的强烈敏感,这种能力也是一个企业家必须锤炼的基本功。

李开复反复提到中美创新力的强弱转换。他说,刚从美国回来,美国人认为今天6亿中国人能够无摩擦的移动支付这件事情,是一个不可相信的巨大的提升。这方面走在了美国的前面,这将为中国新商业带来巨大的改变和机会;黎万强提到了小米在商业环境巨变中的浮沉;张良伦认为贝贝的升级重塑也是因应环境和自身条件的改变。

消费和产业升级,在三个企业家的演讲中都能听到。张良伦说,在物资匮乏的年代,生产什么都有人买;之后物资越来越充沛,开始进入到渠道流量之争的时代,这个时候更多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产生了大的平台级的流量公司,线下像沃尔玛、苏宁,线上像淘宝;今天,不是物资匮乏或者信息不对称,整个的竞争升级开始回归到了人群心智之争,进入了我的时代,所以产品和服务必须随之升级。

线上线下融合也是三代企业家的共识。李开复提出OMO是新商业的未来,线上线下融合将是未来十年的主基调;

黎万强同样强调了线上线下融合的重要性。他说,小米在2014、2015年碰到了很大的危机,2014年的时候做到了中国第一,突然就往下掉,跌到全国第5了。小米给大家的印象是生于互联,但这几年我们定了一个目标,未来会在三年内开一千家线下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