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杂谈

央行媒体今后三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

2018-10-24 18:22:04 | 来源: 民生杂谈

央行媒体:今后三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时段

中国央行主管的财经媒体《金融时报》周六发表评论文章称,今后3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时段,通过1至3年的阶段性任务分解或治理乱象计划,最终实现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目标。

这一观点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达沃斯论坛上的表态遥相呼应。刘鹤当时表示,中国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针对影子银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争取用3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

《金融时报》文章指出,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重大风险,包括由金融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房地产泡沫化风险、互联金融风险等构成的综合性风险: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保障中国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

央行媒体今后三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

,要在三年内实现这一宏伟目标,不能不说是时间十分紧迫、挑战十分严峻。因此,有关各方尤其是金融系统应当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一定要雷厉风行、披坚执锐、马上行动,在各条战线上打响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取得一场又一场治乱象、严监管、防风险的胜利。

该文章称,当前我国面临的金融风险不是近期才出现的,而是长期存在的,金融风险始终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伴随着市场经济发育、形成和完善的全过程。因此,防范金融风险要警钟长鸣,要列入监管部门和各类金融机构的日常议事日程。今后3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时段,通过1至3年的阶段性任务分解或治理乱象计划,最终实现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目标。

文章最后表示,金融决策与监管部门、各类金融机构为落实中央战略部署、重点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应当尽快制定出全面系统的、科学可行的行动方案。

进入新年以来,金融监管进一步加码。银监会官周六发公告称,银监会统筹协调相关银监局依法查处了邮储银行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件,对涉及该案的1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计罚没2.95亿元。

这是银监会近期对外发布的第三张大额罚单,此前银监会已经向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和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件分别开出4.62亿元和7.2亿元的天价罚单。

以下为《金融时报》评论文章全文:

刚刚进入2018年,银监会就打出一记重拳,严肃查处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发放贷款案件,以雷霆之势开启新一年治乱象、严监管、防风险行动。通过监管检查和内部核查发现,该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该分行不良贷款。银监会指出,这是一起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额巨大,手段隐蔽,性质恶劣,教训深刻。四川银监局依法对该分行罚款4.62亿元,对相关人予以相应处罚。

银监会的这一监管动作再次警示人们,新时代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面临着新形势、新挑战,从监管部门到金融机构都要充分认识到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性、紧迫性和艰巨性,要采取切实有效的对策和抓铁有痕的行动,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按照木桶原理,今后3年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就是补齐中国社会发展中的三个最突出的短板,是关系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关键。其中,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又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而这其中重点又是防控金融风险。金融系统应当更加深刻地认识到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极端重要性,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尤其是防控金融风险,当作自己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具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性,金融系统应当有只争朝夕的精神,奋力开展防控金融风险的各项工作。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重大风险,包括由金融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房地产泡沫化风险、互联金融风险等构成的综合性风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保障中国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要在3年内实现这一宏伟目标,不能不说是时间十分紧迫、挑战十分严峻。因此,有关各方尤其是金融系统应当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一定要雷厉风行、披坚执锐、马上行动,在各条战线上打响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取得一场又一场治乱象、严监管、防风险的胜利。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具有极其难料的艰巨性,金融系统应当有啃硬骨头的精神和百折不挠的韧性,全力推进防控金融风险的各项工作。当前我国面临的金融风险不是近期才出现的,而是长期存在的,金融风险始终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伴随着市场经济发育、形成和完善的全过程。因此,防范金融风险要警钟长鸣,要列入监管部门和各类金融机构的日常议事日程。今后3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时段,通过1至3年的阶段性任务分解或治理乱象计划,最终实现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目标。

与此同时,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是一项复杂性工作。金融风险与实体经济活动密切联系,如近几年我国房地产业发展在满足居民住房需要、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的同时,由于多种因素作用使得城镇土地和房屋日益具有金融投资品属性,越来越多的群体将房地产当作金融产品从事投资投机,许多大中城市房地产价格呈现泡沫化倾向,从而潜藏着程度不同的金融风险。金融风险与财税改革滞后及其他产业政策不协调也密切相关,如此前地方政府通过大力推行土地财政获得过高比重的财税收入,并以此支撑地方经济高速增长,在中央实施严格调控房地产政策致使地方土地财政无以为继的情况下,各地又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等名义变相举债,致使一些地方债务风险持续扩大。传统金融机构在监管留有漏洞、内控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随时都会出现信用风险、操作风险、道德风险等。如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从高管到各级别、多部门人串通一气,采取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以掩盖不良贷款,给银行造成巨大损失。在当今信息技术革命和互联化浪潮的推动下,互联新金融迅速发展,在快速、方便、廉价地满足一部分小微企业、小白领客户、双创客户的融资需求的同时,也滋生了络贷款(P2P)、现金贷、比特币、代币发行(ICO)等细分行业的金融乱象或欺诈行为,给广大络金融消费者带来损失。对此,国家开展了互联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行动。这表明,金融风险会借助于技术进步、互联渠道等发生演变。金融风险具有复杂性、隐蔽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因此,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是一项与时俱进、常变常新、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猜你喜欢